<th id="bpznb"><video id="bpznb"><th id="bpznb"></th></video></th>
<strike id="bpznb"><noframes id="bpznb">
<progress id="bpznb"><noframes id="bpznb"><th id="bpznb"><video id="bpznb"><span id="bpznb"></span></video></th>
<th id="bpznb"><video id="bpznb"><th id="bpznb"></th></video></th>
<progress id="bpznb"><noframes id="bpznb">
<thead id="bpznb"></thead>
<th id="bpznb"></th>
<span id="bpznb"><video id="bpznb"></video></span>
<span id="bpznb"><video id="bpznb"></video></span>
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理工論文 > 建筑設計論文職稱驛站 期刊論文發表咨詢 權威認證機構

深厚覆蓋層液化對場地卓越周期及土石壩地震響應影響研究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建筑設計論文發布時間:2021-09-10 09:00:34瀏覽:

針對軟弱夾層受震液化對深厚覆蓋層場地振動特性的改變以及其上高土石壩的地震響應影響開展研究。將含有軟弱夾層的深厚覆蓋層場地簡化為三質點體系,推導了軟弱夾層液化后的場地卓越周期計算公式

   摘要: 針對軟弱夾層受震液化對深厚覆蓋層場地振動特性的改變以及其上高土石壩的地震響應影響開展研究。將含有軟弱夾層的深厚覆蓋層場地簡化為三質點體系,推導了軟弱夾層液化后的場地卓越周期計算公式,進而分析了液化層特征量對場地卓越周期及場地反應譜的影響規律;應用剪切楔法研究了軟弱夾層液化對深厚覆蓋層上土石壩壩頂加速度放大系數的影響規律。結果表明:夾層發生液化使得場地卓越周期增大,增大程度與夾層液化程度、上覆層與液化層厚度比λ1、液化層與下臥層厚度比λ2密切相關;液化使得場地類別至少增加一類;液化后場地反應譜呈現短周期減震、長周期加震現象,加震減震的分界線一般在0.61?0.88 s范圍內,反應譜平臺段加寬;液化使得覆蓋層上高土石壩壩頂加速度放大系數明顯增大,放大作用隨著軟弱夾層液化程度的增加呈現下降的趨勢,在夾層較厚且重度液化時,液化現象對覆蓋層上高土石壩動力響應反而有消弱作用。

  關鍵詞: 深厚覆蓋層; 高土石壩; 夾層液化; 場地卓越周期; 反應譜

建筑施工

  《建筑施工》Building Construction(月刊)1979年創刊,其內容套萃精英、博采眾長,凸現中華建筑施工之大成,是中國自然科學建筑類核心期刊,向以實用著稱,主要介紹國內外最新的建筑施工、設備安裝、建筑材料、飾面裝潢和工程質量事故防治經驗。

  引 言

  目前國內外普遍認識到,場地液化對地震動有高頻濾波和低頻放大效應。孫銳等[1]基于2011新西蘭6.3級地震所得場地地震動資料,發現液化場地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反應譜中的高頻成分,同時顯著地放大低頻成分的規律。Youd等[2]通過對比分析五個液化場地實測地震記錄,得出了覆蓋層液化導致場地反應譜短周期成分譜值減小、長周期成分譜值增大的結論。孫銳等[3]采用實測地震記錄和理論分析相結合的方法,提出了液化土層加震效應明顯大于減震效應,長周期結構需要特定分析的建議。眾多實測地震動記錄、理論研究以及相關的震害調查資料均表明,場地局部夾層液化,不僅對地基基礎造成震陷威脅,還對地震波的長周期成分有顯著的放大作用。中國西南地區水電資源豐富,但存在強震頻發、覆蓋層深厚等不良地質條件,大型水電工程選址難以避讓。因此,開展深厚覆蓋層場地軟弱夾層液化對場地卓越周期及土石壩地震響應影響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論及實踐意義。

  目前針對覆蓋層場地地震反應研究方法主要有解析法和有限單元法等數值分析方法,前者根據土層結構的簡化方式分為水平剪切層法、集中質量體系法等簡化方法。有限元法[4?5]雖能與靜力變形、應力有限元分析結合分析覆蓋層場地地震反應,但對場地地震動參數的確定需要大量的經驗統計資料或者實際場地條件觀測記錄,并且需要大量現場或室內試驗以確定場地土層介質的靜、動力本構模型參數[6]。解析法根據土層結構的簡化方式分為水平剪切層法、集中質量體系法等簡化方法,因概念簡單,容易編程計算,且在多年的實際應用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更為大眾接受。孫銳等[7]建立了可液化場地的簡化雙質點體系,理論推導出用于識別場地液化情況的自振頻率判別公式,從土體軟化引起場地卓越周期變化的角度,分析了液化對場地特性的影響。孫銳等[8?9]采用改進的有效應力方法,探究了薄土層液化對地表加速度反應譜的影響,結果表明液化使得場地類別至少增加一類、平均增加二類。陳龍偉等[10]建立了雙層模型用于模擬實際水平場地,提出了考慮液化層存在下的土表位移簡化計算方法。

  目前研究多針對于薄覆蓋層,對于深厚覆蓋層中軟弱層的液化對場地自身動力特性及地表反應譜的影響機制及表現特征尚不明確,尤其是場地液化帶來的長周期成分的顯著放大效應對覆蓋層?土石壩系統的抗震安全造成怎樣的影響,是值得廣泛關注和深入研究的課題。

  本文將含有軟弱夾層的深厚覆蓋層簡化為三質點體系,推導夾層液化導致場地卓越周期變化的理論解答,探討液化特征量對場地卓越周期及對地表反應譜的影響機制和特征規律,研究了夾層液化對深厚覆蓋層上高土石壩的地震響應的影響規律,揭示了液化層特征量對土石壩壩頂加速度動力放大系數的內在影響關系,為可液化深厚覆蓋層上高土石壩抗震設計提供理論參考。

  1 軟弱夾層液化對場地卓越周期的影響

  1.1 分析模型

  將含有易液化軟弱夾層的實際深厚覆蓋層簡化為三質點體系[7],如圖1所示。其中,ρi,Gi,vsi,Hi,ki(i=1,2,3)分別代表下臥層、軟弱夾層和上覆蓋層的密度、剪切模量、剪切波速、厚度和平均水平剛度。k22為軟弱夾層液化后的平均水平剛度。

  由式(11)可知,場地卓越周期上升比δ主要由三個特征量決定:上覆蓋層與軟弱層的厚度比λ1,軟弱層與下臥層的厚度比λ2和軟弱夾層液化后與液化前的剪切模量比P2。

  為了驗證本文三質點體系解答的合理性,作者基于易液化深厚覆蓋層La Cienega場地臺陣實測記錄[14],選用子層周期求和法進行對比說明。計算結果表明:三質點體系與子層周期求和法對液化前場地卓越周期T解答差異較小,為9.7%;且對于液化后場地卓越周期T',三質點體系更為合理地考慮了夾層位置和液化現象對場地卓越周期的影響。所以本文將含有易液化夾層的實際深厚覆蓋層簡化為三質點體系,在一定程度上滿足工程精度要求。

  1.3 液化層特征量對場地卓越周期影響

  在實際高土石壩工程建設中,覆蓋層深度較淺的情況,一般會全挖除,因此本節重點探討含有軟弱夾層的深厚覆蓋層。根據水利工程地質條件特點,假定夾層厚10 m,選取上覆蓋層與液化夾層厚度比λ1取值范圍為1?20、軟弱夾層與下臥層厚度比λ2取值范圍為0.05?1,故覆蓋層總厚度在30?410 m范圍內。液化使得軟弱夾層的剪切模量降低到原來的1/50?1/300[15?17],本文選取夾層液化后與液化前的剪切模量比P2分別為1/50,1/100和1/200。

  不同的λ2取值情況下,液化程度以及λ1對δ的影響如圖2所示。從圖2可以看出,針對不同的λ2取值情況,λ1對場地卓越周期上升比δ的影響模式有三種:當λ2較小時,即圖2(a)中取λ2=0.05的情況,δ隨λ1值的增大而增大,且δ較小(P2=1/100,則δ0.75);當λ2為中等值時,即圖2(b)中取λ2=0.1的情況,δ隨λ1值的增大先增大后減小,拐點在λ1為5附近;當λ2較大時,即圖2(c)中取λ2=1的情況,δ隨λ1值的增大而減小,且δ較大(P2=1/100,則δ1.19)。

  不同的λ1取值情況下,液化程度以及λ2對δ的影響如圖3所示。從圖3可以發現,針對不同的λ1取值情況,λ2對場地卓越周期上升比δ的影響模式僅有一種,即δ隨λ2的增大呈現增大的趨勢;且λ1值越小,δ上升的幅度也就越大,在相同液化程度(P2=1/100)下,當λ1=1時,δ在26.1%?546.9%范圍內,當λ1=20時,δ在73.0%?119%范圍內。

  結合圖2和3可知,不論λ1和λ2取值如何,δ均隨液化程度的加深(P2的減小)呈現增大的規律,且λ1值越小,λ2值越大,δ隨P2上升的幅度也就越大?傮w而言,軟弱夾層液化使得場地卓越周期顯著改變,在P2取為1/100的情況下,δ最小取值為26%,相比于液化前卓越周期0.716 s,按照郝冰等[17]以場地卓越周期作為場地類別評價標準的建議來判斷,液化現象使得場地類別至少增加一類。

  2 液化對覆蓋層場地高土石壩地震響應的影響

  2.1 覆蓋層上高土石地震響應解析計算方法

  本節采用剪切楔法計算深厚覆蓋層上高土石壩的地震響應。均質土壩因壩料土體與覆蓋土層剪切模量相差并不懸殊,故考慮覆蓋層與壩體的相互作用,將其視為一個統一的體系[18]。計算簡化模型如圖4所示,其中,H',G',ρ',ξ'分別為壩體的高度、剪切模量、密度和阻尼比;H,G,ρ,ξ分別為含軟弱夾層覆蓋層的總厚度、等效剪切模量、等效密度和阻尼比,壩體水平位移為u',覆蓋層水平位移為u。

  2.2 液化對場地加速度反應譜影響

  由于現有抗震規范未涉及液化對設計反應譜參數調整的規定,即設計反應譜不會因為土層液化而發生改變,無法利用設計反應譜研究液化對土石壩地震響應的影響。因此,本文首先開展了深厚覆蓋層場地軟弱夾層液化對場地加速度反應譜的影響研究,在利用式(16)計算壩體各高程的加速度反應時,Sa采用液化修正后的場地加速度反應譜。

  假定高土石壩建在總厚度為120 m的覆蓋層上,其中軟弱夾層厚度H2分別取為5,10和20 m。在總厚度H一定的前提下,僅選定不同的λ1值就可使得軟弱夾層位于深厚覆蓋層的上部、中部和下部(λ2值可由總厚度H、夾層厚度H2及參數λ1算出)。場地土類型為中硬土,土層剪切波速采用前節經驗公式,且該深厚覆蓋層場地平均剪切波速為310 m/s。

  根據《水工建筑物抗震設計規范GB51247?2018》判斷,該場地為Ⅱ類場地。故根據Ⅱ類場地規范反應譜合成三條相關系數小于0.3的人造地震波,而后將人造地震波作用于2.1節中的簡化三質點體系,可得液化前、后的地表加速度時程,并將之轉換成場地加速度反應譜。將三條人工合成地震波所得反應譜進行平均處理,得到不同計算組合不同液化程度下的液化前、后地表加速度反應譜,結果如圖5?7所示,并在圖中標識出減震、加震分界線處周期值。將各計算組合下液化前與液化后(P2=1/100)的場地反應譜對比如表1所示。

  圖5為H2取為5 m時,各λ1取值下地表加速度反應譜。從圖5(a)可以發現,當取λ1=4時,即液化程度低的時候,反應譜變化不明顯,而隨著液化程度的加重(P2的降低),場地低頻加震、高頻減震作用逐漸趨于明顯,具體表現為反應譜平臺段所包含周期范圍擴大,開始出現下降段的特征周期也隨之延長,平臺段反應譜值有所下降,減震、加震分界線周期值有所增大,且此規律在其余圖中均有體現。當λ1增大時,即圖5(b)中取λ1=8、圖5(c)中取λ1=16的情況,在液化程度較輕時,液化對地震動低頻加震、高頻減震作用就已凸顯。當液化程度相同(取P2=1/100)時,結合表1中的數據可知,隨著λ1的增大,即夾層埋深的加大,液化場地反應譜最值下降18.9%,特征周期延長0.50 s,減震、加震分界線增大0.13 s,且液化場地對地震動的低頻加震程度遠大于高頻減震程度,最大加震程度為451.8%。

  為探究夾層厚度變化對液化前、后反應譜的影響,在確保上覆蓋層厚度不變的前提下,僅改變液化夾層厚度H2,故λ1值隨之發生改變。當H2分別取為10和20 m時,各λ1取值下地表加速度反應譜如圖6和7所示。P2和λ1對場地反應譜的影響規律和圖5基本一致,不再贅述。針對夾層三種埋深位置情況,取相同液化程度(P2均為1/100),結合表1可以發現:隨著H2逐漸加厚,液化場地反應譜最值下降,特征周期和減震、加震分界線增大。其中,減震、加震分界線最大延長0.13 s,發生在夾層埋置于覆蓋層上部的情況下;隨著H2逐漸加厚,相較于液化減震作用加強程度,其最大加震程度顯著提高,最大可達1163.4%。

  綜合表1來看,在取P2=1/100下,液化場地反應譜特征周期變化范圍一般在0.85?2.35 s內,減震、加震分界線變化范圍一般在0.65?0.85 s內,即加震周期的范圍一般在0.65?4.00 s內。而高土石壩的第一階自振周期一般在1.0 s以上[19?21],處于反應譜加震的周期范圍內,因此有必要開展覆蓋層液化對高土石壩地震響應影響研究。

  2.3 液化對土石壩地震響應影響研究

  假定前節深厚覆蓋層上建有碾壓的良好級配料的高土石壩,壩高為200 m,壩體剪切波速取為180 m/s[18]。剪切楔法求得壩頂加速度放大系數β,如表2所示。其中,采用夾層液化前的場地反應譜計算所得與設計反應譜計算所得β平均相差為8.8%,所以前節所得場地反應譜在一定工程范圍滿足要求。

  圖8給出了不同的H2下,β與P2-1關系圖。從圖8(a)可以發現,當H2=5 m時,對于軟弱夾層處于覆蓋層整體中的不同埋深位置(即λ1取不同的值)的夾層在受震液化后地上高土石壩壩體地震響應都明顯被放大,結合表2可知β最大增幅可達46.7%;且β隨夾層軟化程度加重(P2-1的增大)而呈現減小的趨勢,但仍比液化前的大。從圖8(b)可以發現,在相同埋深位置相同液化情況下,H2變厚后的β比H2=5 m下的明顯減小,但仍比液化前的大。從圖8(c)中可以發現,當H2增大至20 m時,相同埋深位置相同液化情況下的β比圖8(a),(b)中的呈現減小的趨勢。在軟化程度較重(P2=1/200)情況下,壩頂響應出現比液化前減小的情況,此時β最大降幅為11.7%,說明覆蓋層中較厚的夾層重度液化時,對其上高土石壩地震響應有消弱的作用。綜合圖8(a),(b)和(c)來看,對于夾層軟化程度較低(P2-1≤100)的情況,液化后的β呈現隨λ1增大而減小的趨勢,即夾層位置越靠近覆蓋層下部,對地上高土石壩結構受震安全性越有利;對夾層軟化程度較高(P2-1=200)的情況,液化后的β呈現隨λ1增大而增大的趨勢,究其原因是該情況下壩體與覆蓋層體系的自振周期被嚴重延長。

  綜合來說,覆蓋層場地上高土石壩結構地震響應在深厚覆蓋層場地受震液化后有顯著變化:β在夾層液化后被明顯放大,且隨著液化程度的加深逐漸減小。夾層液化后,總體上β比液化前的大,僅當夾層厚度H2較厚、軟化程度較深(P2-1=200)時,β出現比液化前的有所減小的情況。在軟化程度較低時,β隨λ1增大而減小;在軟化程度比較深時,β隨λ1增大而增大。隨著H2的加厚,β呈現減小的趨勢。

  3 結 論

  本文將含有軟弱夾層的深厚覆蓋層簡化為三質點體系,推導夾層液化導致場地卓越周期變化的理論解答,探討液化特征量對場地卓越周期及對地表反應譜的影響機制和特征規律,應用剪切楔法研究了夾層液化對深厚覆蓋層上高土石壩的地震響應的影響規律,具體結論如下:

  (1)軟弱層液化使得場地卓越周期增大,增大程度與夾層液化程度、上覆層與液化層厚度比λ1、液化層與下臥層厚度比λ2密切相關:①λ1對場地卓越周期上升比δ的影響模式有三種:當λ2值較小時,δ隨著λ1的增大而增大;當λ2為中等值時,δ隨著λ1的增大先增大后減小;當λ2值較大時,δ隨著λ1的增大而減小;②無論λ1取值如何,δ均隨著λ2的增大而增大,且λ1值越小δ上升的幅度也就越大;③δ隨著軟弱夾層軟化程度的加重而增大,δ最小為26%,液化現象使得場地類別至少增加一類。

  (2)液化后場地反應譜呈現短周期減震,長周期加震現象,加震、減震的分界線一般在0.61?0.88 s范圍內;隨著夾層液化程度的加重,夾層λ1值和厚度H2的增加,低頻加震、高頻減震作用逐漸加強,反應譜平臺段所包含周期范圍擴大,開始出現下降段的特征周期也隨之延長,平臺段反應譜值下降,減震、加震分界線周期值增大;對于P2=1/100,特征周期變化范圍一般在0.85?2.35 s內。

  (3)軟弱夾層液化使得高土石壩壩頂加速度放大系數β明顯增大,軟弱夾層越薄、位置越靠近上部,放大作用越明顯:在夾層軟化程度較低時,β隨λ1增大而減小;在夾層軟化程度較深時,β隨λ1增大而增大。隨著H2的加厚,β呈現減小的趨勢。雖然β隨著軟弱夾層軟化程度P2-1的增加呈現下降的趨勢,但僅在較厚的夾層重度液化時,對其上高土石壩地震響應較液化前有消弱的作用。

  由于集中質量法及剪切楔法的局限性,本文所考慮的深厚覆蓋層僅局限于水平成層場地土,并未涉及其他復雜地質地形情況。另外,本文假設軟弱夾層在地震動之初就已經發生液化,事實上軟弱夾層液化一般發生在地震動中后期,且越是弱震液化出現時間越靠后。關于其他復雜情況下深厚覆蓋層液化現象及其對場地特性及其上建筑物地震響應的影響,尚需進一步深入研究。

  參考文獻:

  [1] 孫 銳,趙倩玉. 液化與非液化場地加速度反應譜對比[J].巖土力學,2014,35(S1):299-305.

  SUN Rui,ZHAO Qian-yu. Comparison between acceleration response spectra on liquefaction and non-liquefaction sites[J]. Rock and Soil Mechanics, 2014,35(S1):299-305.

  [2] Youd T L, Carter B L. Influence of soil softening and liquefaction on spectral acceleration[J]. Journal of Geotechnical and Geo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2005, 131(7): 811-825.

  [3] 孫 銳,袁曉銘. 液化土層對地表加速度反應譜的影響[J].世界地震工程,2004, 20(3): 33-38.

  SUN Rui,YUAN Xiao-ming. efect of soil liquefaction on response spectrum of surface acceleration[J]. World Eaethquake Engineering,2004, 20(3): 33-38.

  [4] 楊正權,劉小生,趙劍明,等. 考慮深厚覆蓋層結構特性的場地地震反應分析研究[J].水力發電學報,2015,34(1):175-182.

  YANG Zhengquan, LIU Xiaosheng, ZHAO Jianming,et al. Study on ground seismic response analysis considering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of deep overburden layer [J]. Journal of Hysroelectric Engineering,2015,34(1):175-182.

  [5] 楊正權,劉小生,趙劍明,等. 深厚覆蓋層場地地震反應分析研究[C]. 第三屆全國水工抗震防災學術交流會, 2011: 487-492.

  [6] Liyanapathirana D S, Poulos H G. A numerical model for dynamic soil liquefaction analysis[J]. Soil Dynamics and Earthquake Engineering, 2002,22(9):1007-1015.

  [7] 孫 銳,袁曉銘. 基于強震記錄快速識別場地液化的頻率下降率法[J].巖土工程學報,2007,29(9):1372-1379.

  SUN Rui, YUAN Xiao-ming. The method of frequency decrease rate for fast identification of site liquefaction from surface acceleration records[J]. Rock and Soil Mechanics, 2007,29(9):1372-1379.

  [8] 孫 銳,袁曉銘. 場地液化對反應譜影響評價[J].應用基礎與工程科學學報,2010,18(S1):173-180.

  SUN Rui, YUAN Xiaoming. Evaluation for effect of site liquefaction on response spectrum[J]. Journal of Basic Science and Engineering,2010,18(S1):173-180.

  [9] 孫 銳,袁曉銘. 液化土層地震動模擬計算方法及驗證[J].巖土力學,2007,28(S1):759-764.

  SUN Rui,YUAN Xiao-ming. Method of simulating seismic ground motion in liquefiable soil layer[J]. Rock and Soil Mechanics, 2007,28(S1):759-764.

  [10] 陳龍偉,袁曉銘,孫 銳.水平液化場地土表位移簡化理論解答[J].巖土力學,2010,31(12):3823-3828.

  CHEN Long-wei,YUAN Xiao-ming,SUN Rui. A simplified theoretical solution of displacement in horizontal liquefiable soil strata[J]. Rock and Soil Mechanics,2010,31(12):3823-3828.

  [11] 程祖鋒,李 萍,李 燕,等. 深圳地區部分巖土類型剪切波速與深度的關系分析[J].工程地質學報,1997,5(2):163-168.

  Cheng Zufeng,Li Ping,Li Yan,et al.Analysis of relationship between shear wave velocity and depth of some types of soil and rock in Shenzhen Region[J]. Journal of Engineering Geology, 1997,5(2):163-168.

  [12] 陳國興,徐建龍,袁燦勤. 南京城區巖土體剪切波速與土層深度的關系[J].南京建筑工程學院學報,1998,45(2):32?37.

  Chen Guoxing, Xu Jianlong, Yuan Canqin. Relation between depth and shear wave velosity of soil and bed rock in Nanjing City[J]. Journal of Nan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1998,45(2):32?37.

  [13] 周燕國. 土結構性的剪切波速表征及對動力特性的影響[D]. 杭州:浙江大學,2007.

  Zhou Yan-guo. Shear wave velocity-based characterization of soil structure and its effects on dynamic behavior[D]. Hangzhou: Zhejiang Univerity, 2007.

  [14] 周燕國,譚曉明,陳 捷,等. 易液化深厚覆蓋層地震動放大效應臺陣觀測與分析[J].巖土工程學報,2017,39(7):1282-1291.

  ZHOU Yan-guo, TAN Xiao-ming, CHEN Jie, et al. Observations and analyses of site amplification effects of deep liquefiable soil deposits by geotechnical downhole array[J]. Chinese Journal of Geotechnical Engineering,2017,39(7):1282-1291.

  [15] 豐萬玲,石兆吉. 判別水平土層液化勢的孔隙水壓力分析方法[J].工程抗震,1988,(4):30-33.

  Feng Wanling, Shi Zhaoji. Pore water pressure analysis method for judging liquefaction potential of horizontal soil layer[J]. Earthquake Resistance of Engineering,1988,(4):30-33.

  [16] YASUDA S,NAGASE H,KIKU H, et al. A simplified procedure for the analysis of the permanent ground displacement[C]. 3rd Japan-US Workshop on Earthquake Resistant Design of Lifeline Facilities and Countermeasures for Soil Liquefaction, Technical Report NCEER-91-0001,1991:225?236.

  [17] 郝 冰,張 彥,曲淑英,等. 場地卓越周期的計算及其工程應用[J].水利與建筑工程學報,2016,14(5):144-150.

《深厚覆蓋層液化對場地卓越周期及土石壩地震響應影響研究》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深厚覆蓋層液化對場地卓越周期及土石壩地震響應影響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tyc903.com/lunwen/ligong/jianzhusheji/45481.html

'); })(); 欧美A级←片,被他人肉迷惑的人妻HD,亚洲成AV人片天堂网无码
<th id="bpznb"><video id="bpznb"><th id="bpznb"></th></video></th>
<strike id="bpznb"><noframes id="bpznb">
<progress id="bpznb"><noframes id="bpznb"><th id="bpznb"><video id="bpznb"><span id="bpznb"></span></video></th>
<th id="bpznb"><video id="bpznb"><th id="bpznb"></th></video></th>
<progress id="bpznb"><noframes id="bpznb">
<thead id="bpznb"></thead>
<th id="bpznb"></th>
<span id="bpznb"><video id="bpznb"></video></span>
<span id="bpznb"><video id="bpznb"></video></span>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